吃瓜|曲婉婷的加拿大前男友另结新欢了!这一

  • 时间:

  于是在2017年1月初,由Mainstreet发起的一项加拿大主流民意调查中,加拿大10个城市市长的支持率被拿出来对比,温哥华市长罗品信以5%的支持率排倒数第一......看来去夜店客串下DJ打碟也救不回这惨烈的人气啊。

  罗品信和前妻Amy有三个孩子,以及一名前养子(因贩毒被判四年半,现已释放)。一家人经常在媒体面前出现,那恩爱和谐秀得不要不要的。

  似乎都能给罗品信的从政之路带来不少帮助嘛(曲婉婷妈妈的官司,估计罗品信事先也不知道),只能说这位54岁的大叔还是很有魅力的。不过瞧瞧这位新女友的颜值和成就,的确还是秒杀曲婉婷的。

  结果没多久,俩人就宣布申请离婚了……分居没多久,罗品信又宣布和小18岁的华裔歌手曲婉婷恋爱。

  小时候父母离婚后,罗品信和妈妈在San Francisco居住了一段时间,后来跟随爸爸居住在北温。在考进UBC大学后,罗品信又转去了美国的Colorado College攻读英语和生物。毕业的罗品信本来想当一个医生,结果很悲催地被当年的母校UBC医学院给拒了。于是他便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职业方向。

  这位新女友叫Shahrzad Rafati,今年38岁,是温哥华IT科技媒体公司BroadbandTV的创办者兼CEO,曾是加拿大创新企业奖的获得者,2018年被评为BC省杰出企业家,同年9月被特鲁多钦点,代表加拿大女企业家在G20妇女领导力峰会上发言,可谓是不折不扣的白富美。

  不过罗品信的野心不止如此,2008年,罗品信宣布竞选温哥华市长。在锁定温哥华政党Vision Vancouver提名后,他宣布辞去省议员职位,随后成功当选市长。在竞选期间,罗品信还被抓包乘坐天车站时逃票,明明乘坐两个zone却只买了一个zone的车票……

  罗品信出生于1964年,爸爸是大律师所的一名律师,在当地挺有名气的,妈妈则是老师;外祖父是著名西部拓殖时期的医生 Emile Therrien,表舅公是华人熟悉的白求恩医生。

  比如罗品信在一开始竞选时就说,要解决温哥华无家可归流浪人士的安置问题,结果上任没多久,先解决了鸡的住宿问题,允许温哥华所有市民在自家后院养鸡...

  罗品信在这方面一直很低调,但据当地媒体爆料,他可是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家族在温哥华的物业还不少呢,自己名下则有一个20公顷的奶牛场。

  更好笑的是,当家长去市议会门前抗议,要求罗品信出来对话时,工作人员表示罗品信不在,转眼罗品信就被目击在后门接受本地媒体采访......

  与此同时,罗品信在加拿大著名慈善机构Tides Canada里混得也不错。不过这个慈善机构对于环保的态度非常...偏激,老和当时的保守党联邦政府对着干,还传出洗钱嫌疑。

  然而到了2012年以后,罗品信和Amy的关系就一直被传不合,比如有报道说罗品信在外面有小三,被暴怒的Amy直接赶出家门。当时罗品信还愤怒地表示,没有这回事!都是竞争对手诽谤!

  罗品信在曲婉婷当红的时候求爱成功,一举在华人中打响名气,然后不知是否为巧合,在曲婉婷母亲的事件闹得越来越大时,两人分手了。而就在刚过去的2月14日情人节,罗品信又在个人的社交媒体Instagram账号上高调秀恩爱,大声宣布:

  可别说,罗品信在商业上还挺会捣鼓的,现在这家公司的业务已经拓展到整个加拿大了,罗品信也被The Globe and Mail评为“温哥华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的人”之一。

  这个时候的罗品信已经和大学同学Amy结婚,两人跑到太平洋上航海,又去New Zealand浪了一圈回来后,在Langley买了块农地,当起了农民,后来又与朋友合伙开了个有机食品公司。

  到了2005年,已经在温哥华混出一些名堂的罗品信决定代表新民主党(NDP)参加省选,角逐Vancouver-Fraserview选区的省议员,并成功当选。

  这消息一出,罗品信在华人中的知名度大大上升,再加上白求恩亲戚的身份加持,罗品信经常登上中加各大媒体的头条。

  罗品信和曲婉婷谈恋爱的事情,不仅在娱乐圈,在本地政坛也是一个大八卦。就在两人宣布分手后的一个星期,小编出席一个本地政治活动和政客们闲聊时,一位大叔就表示,罗品信选择分手的时间点太巧秒了,此前秀恩爱唯恐天下不知,现在曲婉婷最需要他时却撇得干干净净,太绝情了。

  杨坤的言论一出,立刻引起各方争议。有网友直言,“杨坤,你作为一个创作歌手,不能这么评价李代沫侵权的事情,你应该尊重像你一样的原创音乐人们的辛苦劳动。”曲婉婷昨晚也在微博里发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省略号”,疑似对李代沫和杨坤言论的回应。

本以为好事将近,没想到2017年,在曲婉婷母亲张明杰涉嫌贪污3.5亿人民币,面临死刑的刑事案件即将于中国开庭时,两人突然宣布分手了......由于时间上太密集,许多人都猜测罗品信和老婆离婚是因为曲婉婷以第三者的身份介入,但双方都否认了这个传闻。从2015年交往开始,两人就在各种场合疯狂秀恩爱,互相高调表白。

  然后临到2018年市选时,眼看市里流浪人士成倍增长,罗品信突然说要建大量临时收容所。想法是好的,但为了避免民众反对,他又偷偷修改了市议会法例免除公众咨询程序,并且直接在三所学校和一所托儿中心旁边建至少五年的临时收容所...

  额,不管怎么样,许多华人对罗品信的认知还停留在白求恩后代及曲婉婷前男友的水平……但实际上,罗品信身上能扒的“黑历史”还真不少。

  有的人说,罗品信安心回家养奶牛看农场,当农民伯伯去了;有的人说,罗品信是打算向加拿大国会发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