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娜娜、王源、李易峰带火VLOG微博、抖音、

  • 时间:

  在国外,被成为“VLOG之父”的Casey Neistat,从34岁生日开始连续600多天坚持更新VLOG,其在YouTube上拥有超过1000万的订阅者,他的VLOG以天马行空的玩法、创意的主题、以及对画面的极致追求,将日常生活拍摄出了影视大片的酷炫感,Casey Neistat的创作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后来众多Vlogger的风格。

  虽然在国外起源较早,但在国内,VLOG是这一两年才开始火热起来的。从百度指数来看,VLOG的指数在2016年以前只是一条直线年下半年开始才有所增长,不过增长趋势依然较慢,2018年下半年以后,VLOG相关指数才实现了迅猛增长。

  平台蠢蠢欲动,品牌方们紧抓商机,目前,路易威登、OPPO手机、携程旅游、戴森等品牌都陆续和Vlogger们展开了合作,VLOG商业潜力初显。在传统短视频内容增长乏力的当下,VLOG似乎有成为下一个蓝海的趋势,但是对互联网巨头和一些布局VLOG的平台来说,VLOG想在本土落地,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当下,国内VLOG的发展面临了以下三大难题:

  原标题:欧阳娜娜、王源、李易峰带火VLOG,微博、抖音、B站等巨头入局,视频博客的春天来了吗?

  因为Vlogger自身鲜明的个性化标签,VLOG的商业合作难度显然也更加高。OPPO R17 Pro新机发布之后,联合飞猪、井越、影视飓风、熊小默四位Vlogger以“发现夜的美”为主题拍摄了VLOG广告,虽主题相同,但四位Vlogger拍摄角度和内容都风格各异。可以发现,不同于传统短视频的流量变现,VLOG的商业变现显然更加需要创意和定制化服务。

  随着欧阳娜娜VLOG的火爆,王源、李易峰等明星也开始加入到了VLOG创作行列。明星带动之下,互联网上的Vlogger也不断增多,仅从微博来看,现在不少美妆、美食、旅游等博主都在自己的微博认证中加入了“VLOG博主”的字眼。

  从内容上讲,VLOG的核心还是在于能否讲好故事,对话受众,Casey Neistat在讲道如何拍摄VLOG时,也提到了最重要的便是故事,要找到受众感兴趣的东西,如果没有好的创意,VLOG其实很容易沦为流水账形式。

  虽然一闪、VUE等产品主打VLOG内容,但是影响力却有限,难成气候。国内VLOG要落地,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还需要有更为强大的平台集中Vlogger,支撑VLOG发展。

  2018年春节,一闪发起了“一分钟”创意挑战,邀请用户拍摄一个60秒的VLOG来讲述自己的春节故事。一闪新版本中,加入了VLOG剪辑功能,并开设了VLOG专区。

  在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e)看来,VLOG是会逐渐出圈的,普及度也会慢慢提高,但是它创作的高门槛以及内容的特殊调性,注定了它无法像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一样实现全民参与。

  不过,虽然国内Vlogger规模逐渐壮大,但是VLOG其实仍活跃在小众群体中,处于成长期。微博上,井越、竹子、飞猪等头部Vlogger的微博粉丝仅在百万,除了这些头部Vlogger,多数VLOG博主的粉丝数仅在数十万左右。目前,国内VLOG圈尚未诞生一个诸如Casey Neistat般的教父级人物。

  微博在2018年9月18日发布VLOG博主召集令,只要用户在过去30天内,发布VLOG数量在4条以上,便可以申请“微博VLOG”博主认证,享受微博的扶持,以此吸引Vlogger驻足并鼓励用户参与VLOG创作;

  作为一种舶来物,VLOG近一两年才在国内流行起来,主要有三点原因。首先,VLOG从时长来看,可以视作短视频的一种,但短视频是在2016年和2017年左右接棒直播成为风口的,在短视频成为风口之前,互联网主要的信息分享模式仍是传统的图文互动形式,而并非视频内容形式。

  Vlogger冬瓜就对VLOG未来的发展给出了预测:“会火,但不会成为风口。”不过,虽然VLOG很难成为一个巨大的风口,但对各大平台来说,VLOG可以成为短视频领域的一个重要补充,在细分受众群体中发力,带来新的用户增长点。

  从内容上来看,其实国内外的VLOG主要内容并没有太大区别,都是专注于纪录生活。不过,因为VLOG在国内普及度并不是很高,不少VLOG作品仍然偏向于流水账形式。

  传统短视频内容面临增长瓶颈后,业内不少人士预言VLOG将成为短视频的下一个风口。当然,这个预测与资本的动作不无关系,2018年全年,不少平台相继布局VLOG。

  此外,当下诸如快手上娱乐性偏重的短视频内容已经无法满足受众在细分领域的需求,而VLOG则是区别于这种以造梗、搞笑为主的短视频内容,去除了表演化的痕迹,以真实记录生活的方式填补了观众的审美空白。故而2018年,微博、B站、一闪、VUE等平台接连入局VLOG,推动其指数迅速增长。

  其次,互联网的主力受众正在向千禧一代转移,这部分人群更加注重个性化的表达,这也是个人标签强烈的VLOG开始被追捧的主要原因在之一,事实上,VLOG的主流受众正是95后和00后。

  VLOG是“video+blog”的合称,简单来说就是“视频博客”,也可以称作“视频网络日志”。从内容来看,VLOG一般多是记录创作者的个人生活日常,主题非常广泛,可以是参加大型活动的记录,也可以是日常生活琐事的集合,包括旅行、美食、学习、开箱测评等内容。

  虽然VLOG的火热离不开Vlogger群体的扩大和平台的入局,但是VLOG在国内的走红,其实也归功于欧阳娜娜的推动,毕竟在百度VLOG相关词的排名中,欧阳娜娜一人就占据了前三里的两个关键词。

  其实,当下能够产出优质VLOG的Vlogger仅是少数。对一个成功的Vlogger来说,设备、创意、时间、技术、天赋等缺一不可。可能有人觉得纪录生活的VLOG会比拍摄娱乐性的短视频更加容易,实则不然。但从另外两个维度来说,首先,VLOG的纪录形式满足了受众的窥视欲,受众观看VLOG就像是进入到了博主的日常生活,故而,VLOG其实更易比传统的短视频建立情感上的联系。不同于国外Vlogger主要聚集于YouTube平台,国内的Vlogger分散于微博、抖音、B站等多个互联网平台。高热度之下,欧阳娜娜的VLOG不仅让她个人圈粉无数,也带动不少博主“入坑”VLOG。当下,国内的头部Vlogger中,如井越、冬瓜、cbvivi、飞猪、竹子等博主多是在2017年之后才开始尝试VLOG的,而这些博主大多也是从模仿YouTube的VLOG起步的。而诸如微博、B站等头部平台上,VLOG并未有独立的分区,如VLOG在B站就被归类在内容纷杂的“日常区”。在国内,早在2016年就已经有不少人在做VLOG,诸如海外留学生、自由职业者、摄影爱好者等群体,但是当时并没有形成规模。VLOG更受年轻一代欢迎,我们在上文提到是因为满足了年轻一代个性化表达的诉求。欧阳娜娜去留学之后,并未淡出公众视野,而是以VLOG的形式继续向粉丝分享自己的生活。

  B站在2018年12月开启了“30天VLOG挑战”活动,以VLOG挂件认证,B站扶持推荐等作为参与奖励;

  当下,国内的Vlogger主要分布在微博、抖音、B站、一闪、VUE等社区。从热度来看,VLOG的吸粉能力不容小觑,抖音的博主“itsRae”发布的两条关于留学生的VLOG收获了450万点赞,卡思数据显示,itsRae借此一周内涨粉247.8万。

  今年9月21日-11月30日,欧阳娜娜VOLG在今日头条及西瓜视频播放量突破了7700万,1分钟以内竖版VLOG在抖音短视频播放量达到了6000万,点赞量破260万。

  其实,目前能实现商业变现的也仅是一些头部Vlogger,不少腰部和尾部Vlogger目前的VLOG作品质量,还是很难满足品牌方诉求。对于YouTube上的Vlogger来说,商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分成收入,但是国内各大平台VLOG内容的变现模式仍不清晰,现阶段,平台吸引Vlogger则多是依靠流量和资金扶持。

  现阶段,国内并没有一个如YouTube一般影响力强大的平台来支撑VLOG内容的汇聚,此外,国内VLOG目前商业变现模式仍不清晰,且VLOG的高入局门槛以及特殊调性,注定了它无法像抖音、快手一样实现全民参与。

  当下,VLOG这种更为个性化且以短视频纪录生活的表达方式,正在千禧一代中形成新的潮流。目前,资本也接连入局,微博、抖音、B站等纷纷布局VLOG内容,一闪、VUE等平台则转型为VLOG社区。

  欧阳娜娜VLOG的传播量,在VLOG作品中不仅是现象级的,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传播效果。VLOG中,欧阳娜娜做综艺同款咖喱饭、化妆搭配衣服、逛街消磨时间、游玩迪士尼等真实生活记录,让她以邻家女孩的形象,圈粉无数。

  其实,遍观国内较为知名的Vlogger,cbvivi曾任《外滩画报》的新媒体总监、井越是《梁欢秀》第二季编剧、飞猪是一闪的CEO,不难发现,这些Vlogger普遍具有策划、拍摄、剪辑方面的专业技能,这是他们能保障VLOG镜头语言的主要原因,而欧阳娜娜的VLOG之所以成功,也是因为她的背后有今日头条团队的支持。VLOG的高门槛,也注定了平台Vlogger培养的难度。

  从设备上讲,虽然一闪、VUE的手机化操作降低了VLOG的入局门槛,但是头部Vlogger需要配置的设备往往不是一台手机就可以的,目前,主流VLOG设备至少得达到索尼A7 II、Go Pro等级别的相机,可能还需要配备无人机。从时间来讲,VLOG策划、拍摄、剪辑的一整个流程,都相当耗时,Casey Neistat每天只睡四小时,井越也曾在采访中谈过剪辑出5分钟的VLOG需要6到10个小时。

  窥视欲的满足,对人类来说有着弥补生活缺憾的重要意义,也是因此,从另外一个维度来说,VLOG中呈现出的精彩则带来了另一种生活视角,可以是对受众带来的一种虚拟幻想,也可以是对受众带来的生活启发。